十五毫升苏打水

人性总是很难以摸透,越有能力的人的性格往往越是古怪。芬兰的达克西镇之所以出名便是因为他,一个天才的天文学家,他在业界的名声无人不知,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真正的面容,甚至每一次全世界最高天文峰会的盛情邀请他都置若罔闻。听说他在二十五岁迷上天文观测和天体模型之后便很少出过家门。

这个小镇不算富有,地理位置也十分偏僻,经济是在几十年内进入了萧条,原本这里不该继续有人居住,但是因为他,这里和其他小镇相比却还有几分生气,许多人慕名而来参观这个孕育出天才的地方。

入夜了小镇暗淡无光,只有小镇的广场边上的一座别墅二层的房间依然亮着灯,并从房间里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咳嗽声。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布满皱纹的手正在摆弄着一个个球体,他们被布置在房间里,从这个房间的样子来看,除了那一张床,完全无法看出这实际上是一个卧室,俨然一场天文展览的样子,天体模型用牢固的金属棒连接,在这个空间里延伸,有一些甚至嵌进了墙里。天才的眼睛里闪烁着痴迷的光,这和他二十五岁时的目光几近相同,如同一个贪婪的鬼魅。但与之不称的便是他颤抖的手,和连续的咳嗽,他老了 老到应该在养老院度过余生了,他甚至已经有些生活不能自理,他的身边没有其他人,但是他笑着,因为他知道他得到了那个面具。在天体发散的起点的桌面上,放着一个古老的面具,他的调性和这个房间的氛围完全不是一回事。他摸着这个面具,他知道他会拥有整个宇宙,面具会帮他释放自己所有的贪婪直至将来。

这是一个奇奇怪怪的人 喜欢画一些怪怪的想法 大学生一枚 一次以竹子为题的作业吧    就这样吧